工具城市

鬥魚的前生今世,昔日網絡直播行業龍頭如今怎樣?

By 工具城市 2022-08-05

世界科技更新迭代速度之快令人措手不及,一百多年前電話問世時就已經驚艷了全世界,沒想到緊接著計算機、便攜式電話等產品相繼出世,到現代的智能手機足以證明了這一行業的發展速度多麼迅猛。曾經的手機只能接打電話、發送短信,而現如今一台手機包含了各式各樣的娛樂活動,藉此機會一個新興行業坐上了時代發展的列車。

網路直播行業曾經不太受人關注,當其他國家已經萌芽時中國仍處於一片空白,直到一位名叫傅政軍的中國人將韓國直播模式搬到了中國,中國網路直播行業在他的刺激下開始了蓬勃發展。

經過十餘年的發展,中國網絡直播平台最著名的非虎牙和鬥魚莫屬,可後者如今卻漸漸地消失在了大眾的視野中,那麼它這些年究竟經歷了什麼呢?

鬥魚創始人,貪玩青年的發家史

鬥魚創始人名叫陳少傑,作為網絡直播行業的開拓者、成功者,他究竟是怎樣的人物,為何如此精準地看中了直播發展前景?

陳少傑1984年生於山東省濟南市,他是中國最早一批接觸電子遊戲的年輕人,遊戲世界裡的冒險故事讓他從此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對遊戲的熱愛也隨著年齡而增長。由於沉迷遊戲,陳少傑的學習成績並不理想,父母也為了讓他戒掉遊戲而費盡苦心,就這樣陳少傑磕磕絆絆地度過了自己的學生時代,考上了一所普普通通的大學。

來到大學後的陳少傑猶如脫韁的野馬一般,再也沒有人約束他玩遊戲的時間,每當空閒之際他都會到網吧裡玩樂,在遊戲上投入的時間越來越多。某天,陳少傑突然對自己這名不見經傳的學校產生了厭倦,他想自己編寫程式實現自主創業,成為互聯網行業的弄潮兒。

於是陳少傑主動選擇輟學,一個人待在家裡開始沒日沒夜地研究互聯網。一年過後,陳少傑經人介紹來到了武漢一家遊戲公司應聘,靠著過硬的技術成為了遊戲對戰平台的技術開發員,他也從中學習到了許多先進知識。

鬥魚的前身——a站

陳少傑頗具才華卻在公司內得不到賞識,後來因為公司獎勵制度不公選擇辭職,轉而投向自主創業。 2009年,陳少傑結識了一個畢業於武漢理工大學的合夥人張文明,兩人成為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並聯手搭建了屬於自己的遊戲平台—“掌門人”,經過一段時間的運營得到了一些大公司的垂青,不過兩人決定將平台售賣套現數百萬資金,這也成為了他們創業的啟動資金。

2010年,獲得大量投資後的二人便看準了經營不善的Acfun網站即a站並成功收購,經過一番改造後成功運營起步,從此開創了屬於鬥魚的時代。

鬥魚崛起之路

2010年,A站成為了陳少傑公司的招牌產品,他還特意從日韓引進了“彈幕”,這在當時中國國內都是首屈一指的。為了進一步提高平台收入,陳少傑突發奇想在a站裡增設了直播欄目,用戶們可以開設各種類型的直播來吸引更多年輕人加入,觀眾們可以通過打賞虛擬貨幣來支持直播用戶,而直播用戶的一部分收入會由平台收取,由此便形成了鬥魚的雛形。

2014年,陳少傑將直播與a站正式分離並為其取名為“Betta TV”,他決定將直播行業越做越大,甚至成為該行業的龍頭企業。在爭取到投資方的資金後,陳少傑宣布正式成立“鬥魚TV”平台,並在同年獲得了中國最大的動漫公司“奧飛”2000萬人民幣的投資,6月又獲得了紅杉資本2000萬美元的投資,從此一炮走紅。

此後的兩年裡,陳少傑不斷開拓新的直播業務,吸引各個領域的資本前來入夥,2016年就已經累計融資金額超過20億人民幣,成為了中國最頂尖、知名的直播平台,陳少傑也決定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招股書。 2017年,鬥魚獲得上市資格,陳少杰和他的合夥人們也得以在美國紐交所實現了畢生夢想。這一年的陳少傑只有30歲出頭,他的身價卻已經數十億,躋身進入80後富豪榜前列。

多樣化投資,站在行業領先地位

自2008年起,電競遊戲行業迎來了黃金時期,各式各樣經典遊戲孕育而生,從而帶動了電競比賽、電競直播等領域,鬥魚便抓住了這一重要機遇。

為了拿到轉播版權,鬥魚不惜耗費重金從各大遊戲公司爭取到了版權,電競比賽的直播也間接為平台吸收了大量用戶關注。另外,鬥魚還看到了電競戰隊的發展前景,2014年起鬥魚便先後和中國頂級電競俱樂部OMG、WE等等進行贊助合作,鬥魚的商標也被印在了各個戰隊隊服上,在比賽中可謂是十足吸睛。

經營不當,風波不斷,鬥魚的歷史轉折

早在2015年,鬥魚就曾曝出拖欠主播工資的醜聞,例如斗魚平台英雄聯盟區主播“文森特”就曾發表了與鬥魚解約的聲明,稱官方長期拖欠工資,利用合同漏洞狡辯。鬥魚迫於無奈向對方和談卻遭到拒絕,導致該主播被其他競爭對手拉攏,不過對於當時如日中天的鬥魚來說這點損失不值一提。

可隨著矛盾糾紛越來越多,許多知名主播都在網絡上公開鬥魚拖欠工資的罪行,更有甚者爆出鬥魚聘請水軍攻擊主播人身。不僅如此,鬥魚因部分直播內容涉及暴力、淫穢遭到應用市場下架,打賞禮物的高昂價格也遭到責令整改。

鬥魚發展屢屢受挫,陷入困境

據《中國經營報》調查,鬥魚曾設計了抽獎活動,最高獎品變現後價格高達5萬元人民幣,遭到了社會各界人士質疑存在變相開設賭場的嫌疑。同時鬥魚的遊戲廣告植入令人詬病,種種缺陷、糾紛使得該平台聲譽一落千丈,最終被迫從紐交所退市,並被最大競爭對手虎牙直播收購,落得了成為對手子公司的下場。

鬥魚為了盡可能彌補損失,與中國及海外多家公司進行合作,2019年就曾在日本與三井物產合作成立新公司,試圖打開日本市場而遭遇挫敗。 2020年,鬥魚與虎牙直播進行合併商議,同年10月虎牙宣布收購鬥魚,卻在次年受到了中國相關部門禁止,認定虎牙與鬥魚合併違反相關反壟斷法律規定。

鬥魚為網路直播、實體經濟帶來的影響

鬥魚崛起是成功的,它的失敗也難以預料,但它對整個行業的影響力不可估量,為中國互聯網創造了極大的財富和發展思路。例如斗魚開辦的線下活動“直播+主題樂園”模式打破了常規嘉年華活動,同時為線上、線下用戶提供多樣化服務,還做到了虛擬經濟、實體經濟共同發展的理想目標。

此外,鬥魚也積極與旅遊文化產業洽談合作,推動了數十個文化產業項目簽約落地,為文化產業版權保護、持續發展提供了保障,從這一方面來看鬥魚對社會效益有著不小的貢獻。

總結

昔日直播行業的頂流落得如此田地,主要和資本家的不當運營有著重要關係,一心貪圖用戶的財富卻不致力於改善經營方式,這樣的企業的悲慘結局也是命中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