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城市

master talk:馬家輝的成長和回憶

By 工具城市 2022-07-02

master talk:馬家輝的成長和回憶

其實在我們的各行各業當中,都有很多的大事,但是這些大師在成長的過程當中,每個人有每個人不同的經歷。然而之所以能夠成為大師,一定有自己的過人之處,今天我們一起來看一看馬家輝的成長路程。

Master 的成長路程

很多熟悉馬家輝的朋友都知道他早期是在鏘鏘三人行出名。但是馬家輝在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自己出版。在當時香港的幾家報紙上面,馬家輝曾經一度佔據了頭條。小時候的馬家輝做過很多種職業,有服務員,有自己他最後自己回憶這些事情的時候,常常會抱怨自己太過於貪心,什麼都喜歡做一點卻什麼都沒有做成功。

還有很多熟悉馬家慧早期經歷的人,知道他以前做過一些與黑幫有關的關係,而且也參加過賭博。馬家輝到現在以來一直有一個愛好就是喜歡豪車,很多人會調侃他,現在有沒有買法拉利呀?

所以馬佳慧的性格是非常隨性的,就像他自己在報紙上面寫的文字一樣,常常都是從幾十字到幾百字的碎片,往往靈感都是來自於生活,他喜歡想到哪裡就寫到哪裡。在一種隨意的文字之間,卻常常是妙趣橫生,在當時的香港擁有非常多的粉絲。

成年的馬家輝

在馬家輝成年之後,回憶起自己的年少時光。他告訴記者,如果時間可以重來的話。他一定會選擇一個專業深入研究下去,而不會在那麼多事情上浪費心思。但是一個人的命運和自己的性格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儘管重來一次馬家輝自由浪蕩的性格,還是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他知道自己是個非常放肆的人,有時候回憶起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常常在晚上夜不能寐。但也恰恰是馬家輝這樣的性格,受到了非常多的粉絲的喜愛。

在各大平台的訪談之中,馬家輝並沒有什麼明星的架子。而現在的馬家輝,也經常的活躍於互聯網上面的各大訪談平台,和年輕的粉絲朋友們,分享自己早期的成長經歷,和在成為大師的過程當中積累下來的一些經驗和心得。

他就像與朋友們進行交談一樣和粉絲進行互動。聊到開心的地方也會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而聊到一些傷心的地方,也會毫不掩飾的唉聲嘆氣。這也就是馬家輝的性格如此受到人們喜愛的原因吧。

Master talk

在你的童年時期,據說灣仔有很多社會流氓的存在,那麼你會感覺到害怕和擔心嗎?為什麼灣仔作為香港的一個中心地帶,會有這樣的一些人群存在呢?答:在六七十年代的灣仔確實有這樣的一些社會人士的存在,但是那時候我作為一個小孩子,並不會感覺到有什麼危險和擔心。

我們知道小孩子只要有可以玩的地方,就會非常的開心,只要找到自己的小伙伴,就會忘掉一切煩惱,那時候的自己不會想這麼多的問題,當然如果現在回頭來看的話,確實會擔心那時候的自己會不會再街道被壞人傷害或者遇到一些其他的未知的危險。

那時候的灣仔,有許多喜歡讀書的文人。我記得在我生活的區域附近有很多的書店。有時候我喜歡跑到一些書店裡面去看一些亂七八糟的書。我想我的思想文化啟蒙有一部分就來自於灣仔的書店。等我長大一些的時候,我曾經在自己舅舅家的酒店裡面做服務員。那時候的灣仔有很多洋人。我會用英語招待他們,雖然說出來的語法並不正確,但是卻非常的自然和押韻,這並不妨礙我和他們之間的溝通。

你是想到什麼開始寫作自己的專欄呢?答:因為在當時的年代,並沒有現在這麼多的表達的渠道。然後爸爸是一家報社的總編輯,所以我有這樣天然的寫作的便利,每天哪怕寫幾百字,也是非常的舒服的。而到現在為止。我已經寫作了40年的時間。當然在寫作之中有很多的經驗和技巧,我們可以發現。有一些作家的寫作風格是非常的固定的。只要一看到那段文字就會知道是某一個作家的作品。

但是我並不希望自己是這樣的風格。我希望自己寫出來的作品是有變化的,是讓我的讀者猜不到的。到現在為止。寫作已經成為了我的一個習慣,每天書寫1000字左右的文章,會讓我感覺到身體非常的舒服。

關於大師的夢想和現實

在你年輕的時候有什麼樣的夢想和煩惱呢?答:我現在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最大的煩惱就是在我想打麻將的時候卻找不到另外的三個人,還有一個會經常伴隨著我的煩惱,就是我和朋友們在一起玩耍的時候。

常常會說身邊女生的目光都被吸引在我身上,而被他們指責而抱怨,當然這是開玩笑的。而作為年輕時候,年輕人通通都有非常遠大的夢想和志向,我在年輕的時候。

想到的是要拯救國家和民族,這一點在我過去的寫作當中,也一定有他的記憶。生長在這樣的一個書香世家當中,父母的生活經歷會帶給你怎樣的心裡影響呢?答:我的母親是一個非常樂觀的人,在我的記憶之中,他一生都用盡全力的去追逐快樂,這一點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而我的父親嚴格的來說並不是一個作家因為在當時的香港報社行業。在這行業裡面主要有兩種人,一種是自己會寫作的,另一種是不會寫作,只會進行編輯方面的工作。而我的父親就是只是負責編輯和運用。當然我小時候經常的出入這種環境,在我心底埋下了對於文字的嚮往的種子,但是在我長大之後才知道那時候報社里經常出版的文字主要是在那個時代的一些通俗小說或者說是香豔的小說。

現在的大師

你經常會提到,在50歲的時候會感到一種緊迫的感覺,所以又開始寫作小說,現在又過去了這些年,在這一段時間裡,你的真實的感受是如何的?答:現在看來只能是一點一點的進行吧,因為與其說是對於粉絲的一個承諾,不如說是給我自己有一個交代。

在寫完三部曲之後,我就打算做一些其他的事情。而在進行三部曲的寫作的準備過程當中,會常常陷入一種焦慮和糾結的狀態,也許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近鄉情怯吧。越是準備得多,越是在開始的時候,常常會感覺到自己還沒有完全的進入狀態,所以會有非常大的壓力。

即便到了我這個年紀,對於生活的一些全新的體驗還是遠遠沒有停止,在最近幾年發生的疫情期間,我上傳了一些視頻在網絡平台上面,發現在我的粉絲當中居然有一部分是網紅。有時候我會跟他們聊一聊對於這個世界和生活的看法。

看一看他們對於生活是如何理解的,和我們的理解有什麼不同,而是在我寫完三部曲之後。想要去學跆拳,想要去學一些電工和木工,這是在我以前都半途而廢的事情。要知道在我小的時候,即便是安裝一個燈泡,這樣的小事情,都會吩咐我手下的用人來做。這讓我有時候感覺自己就像是一無是處的,所以我會試圖去訓練自己這部分的生活技能。這也是一些蠻有意思的生活體驗吧。

今天的Master talk到這裡就暫時結束了,我們可以看到馬家輝對於生活的人生的理解和困惑和我們正常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他也會後悔,也會反思,也會常常回憶起自己童年時候做的一些事情。也許在生活面前,無論是大師還是我們普通人,都只能盡力而為,問心無愧的去生活吧。